综合

【思路·小说】遥控地雷

2019-09-14 06:16:5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就是眼前这个有点傻样的家伙,竟然由他自己发明,制造出惊人的“遥控地雷”的么?说老实话,那会儿我心里揣满了狐疑。
他姓朱,名仲,三十岁出头,个子高大,约有一米七八。两条浓浓的卧蚕眉,高直的鼻梁,嘴唇厚度超出正常比例,就像两片厚厚的玻璃瓶底搁在鼻子下,显出一股倔强的憨劲儿;脸上的表情缺少活跃,反应似乎还有些迟钝。我悄悄打量着他,特别注意他的双手;他的手指长而粗,那是劳动者特有的一双大手——这双手如果握锄把将很合适,可它怎么摆弄那些精细的零件呢?
他的本行,是修理工。在别家门前,小摊当街,摆开一张陈旧简陋的木桌子,桌面罩着半个透明的玻璃箱,箱子里头排开各种各样大大小小的螺丝批、钳子、镊子、放大镜,还有电焊铁、焊锡之类。桌旁搭着木架子,摞着待修或已经修好等待顾主拿走的收音机。
镇子上的乡亲,习惯称他“大朱”,或直接叫他“修表佬”。其实,他不光修理钟表,也修理家用电器,以及手电筒、锁头、雨伞等东西。修表、修收音机,当是他的主业。每天开档时,他坐在桌子前,惯常把头伸进那半个玻璃箱子里,左眼眶掐进一只圆形目镜,微微歪着脑袋,专注而仔细地检查那些细小的机器零件。
就是这么个修理匠,不知何时开始自个鼓捣,研制出神奇的“遥控地雷”,哄动了镇子远近。当时,适值省军区为了表彰在各条战线上做出了杰出贡献的优秀基干民兵,组织各地撰写民兵故事。揣着军分区布置的任务,冲着那个地雷,我参与采写有关报道,与武装部的蒋干事,多次到西江流域这个小镇采访了朱仲。
朱仲只念过初一,因家庭困难就辍学了。成年后他很想当兵,可因高度近视,体检总是不合格,参军的事自然黄了。那年头找工作谈何容易?最后他只能摆个修理摊,自食其力,养家活口。他从小就嗜好读书,长年在15瓦的昏黄电灯底下看书,眼睛就这么弄成近视的。家里的经济并不宽裕,可他订了十几种科技报刊,走路时裤子后袋总是插着一本卷筒的什么杂志,这成为人们从背后辨识他的一个特征。
他对无线电知识情有独钟,经过自学,用零部件可以自行装配收音机。他的修理技术也相当出色,什么坏了的机器,经他摆弄摆弄就能修好,因此他摆开的摊子并不冷清,镇子内外顾主不少。可也怪,这家伙常会“不务正业”,有时开档并不忙于生意,而是全神贯注鼓捣他自个的东西。
在街坊的眼中,“修表佬”不是个“疯子”,至少也是个“傻仔”。有钱不挣图谋个啥?“不敲现钟却去炼铜”!有段时间,他撂着摊子,竟然喜欢钻茅厕,附近四乡八村的厕所都让他钻遍了。嗐!就算他吃坏了肚子,老是拉稀,也犯不着跑那么老远的路去别的地方蹲坑呀?对此,认识他的人莫不奇怪,却又不知就里。
一次,大朱钻进一个乡间厕所,那是不分男女的公厕。他进去时没想到里头有个女人,人家一见他,不禁失色大叫“非礼”。他仓皇“出逃”,被人逮进了派出所。他脸红耳赤地作了一番解释,慌忙拿出身上的削刀、铲子,还有一只玻璃罐——里头装着一些白色的粉末。民警和好事者这才明白,他钻厕所,是看上了咸湿的墙跟长着的一层白粉,他要刮下来带回家去有用。这事传开后,听者都笑得肠子打折。
原来他要自制火药。把那些白色粉末放进锅里,煮过烤干就获得了火硝。再按75%火硝、10%硫磺、15%木炭的比例搅和,拿到野地里引爆试验。这个时候,人们才知道,他一门心思要研制“遥控地雷”哩。
他一个平头百姓,竟然要搞“遥控地雷”?有人笑话他是拿点颜料就想开染铺,搬个梯子就想登天。傻冒!
但他也不管别人怎么看,继续钻研,进行反复试验。简直废寝忘餐,达到了入迷的地步。遥控地雷,必须有无线电发射、接收两种装置。一次,为了购买当地买不到的零件,他必须蹬自行车跑一趟县城。恰好次日就是女儿的生日,妻子反复叮嘱他顺便买礼物,担心他会忘记,还特地写了一张“购物清单”,让他揣在兜里。入夜,他从县城赶回家中。妻子一见他就问:“买到了吗?”“买到了!”他兴致勃勃,一边擦着头上的汗,一边从兜里掏出那些电器零件,晶体管、电阻、簧片、旋钮之类。女儿的生日礼物?那张“购物清单”?他早忘了个一干二净。闹得妻子又气又恼,哭笑不得。他连声道歉,转身又扑到电灯底下,埋头在他的“电焊事业”去了……
我曾问过他:“你搞这玩意,到底有何用?”
他傻傻一笑,裂开厚嘴唇,露出雪白的板牙。“现在没用。不定将来会有用。”他说。
那时候,自上而下是在大讲战备,可他未必就有那个觉悟。他也从没想过靠这东西出名。一如当今的“大衣哥”,在乡村田园野吼的岁月,他绝对不会想到日后竟能凭着雄浑的歌喉而在央视春晚上露脸;又如当年在北京“老舍茶馆”客串“插科打诨”的崔永元,哪想到将来会成为“实话实说”的央视名嘴而红遍大江南北?朱仲搞“遥控地雷”,完全是兴趣所致,毫无报酬的。
经过一段时间,我与他相处得熟了,交谈也倾心多了。他说,他看过电影《地雷战》,就萌发了自制地雷的念头。一般的地雷没啥搞头的,他要搞就搞“遥控”。他父亲那辈人,遇到日本鬼子侵略中国,鬼子很坏种,掳掠村民之后,还屙屎入米缸。所以,“我想,如果将地雷埋入米缸里,乘着鬼子拉屎的当儿,在他看不见的远处引爆,就能炸他个屎佛开花!”他傻笑着,说此话时,他那两条浓眉蠕动飞扬,一如春蚕在惬意地嚼食桑叶。
事情在他的口中说来,也就这么简单。
一次次失败,一次次改进。最后,我们进行实地试验。朱仲将自制的火药填塞在铁皮盒子里做成地雷,装上引信和接收装置,埋在远方无人的山头。他又在发射装置的电路板上安装金属片,间距隔开。整个过程,他在举手投足间,显得格外的干练利索。然后,我们跑出老远开外,通过望远镜观察;随着他打开按钮、旋动圆钮,只见那边荒山上地雷爆炸,升起一股尘烟。
皇天不负有心人。有志者事竟成!他终于成功了。这种遥控地雷,可以点发,也可以连爆;可以遥控1500米,2000米,逐渐达到三四千米。
我和蒋干事伴随着他的试验,不断丰富着我们撰写的素材。后来,由军分区政治处的金处长领队,我到了省军区改稿,《遥控地雷》定稿后出版发行,从而使得很多读者知道并认识了朱仲和他发明的“遥控地雷”。
这里还得补充说明:这种遥控地雷,倘若不动它,它是永远也不会爆炸的,即使埋在车水马龙的大街上也无碍,不必担心它“有碍交通”,更不会误伤闲人。“不见鬼子不挂弦!”当时,朱仲很得意地这样说过。
今天回想起来,朱仲是个基干民兵,在那个年代,自觉地就绷紧了“战备”这根弦。当今,倘若全国人人都有这样的意识或观念,试问天下谁能敌?
日有所思,夜有所想。回忆这段往事,晚上我睡了个梦。在梦中,梦见“遥控地雷”改装成“遥控水雷”,将它配备给我国渔民,让他们在东海、南海上遥控使用,可以随心所欲、大显神威,炸得那些胆敢侵犯我国领海的家伙人仰船翻,闻“雷”丧胆……
在梦中噗一声,我就笑醒了。

共 27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老实巴交在别人眼里有些发傻的修理匠朱仲,不知何时开始自个鼓捣,研制出神奇的“遥控地雷”,哄动了镇子远近。朱仲只念过初一,因家庭困难就辍学了。成年后他很想当兵,可因高度近视,体检总是不合格,参军的事自然黄了。那年头找工作谈何容易?最后他只能摆个修理摊,自食其力,养家活口。他一个平头百姓,竟然要搞“遥控地雷”?有人笑话他是拿点颜料就想开染铺,搬个梯子就想登天。傻冒!他刻苦钻研,废寝忘餐,一次次失败,一次次改进。他终于成功了,这种遥控地雷,可以点发,也可以连爆;可以遥控1500米,2000米,逐渐达到三四千米。小说细腻、生动地刻划了基干民兵朱仲这一人物形象。突显了在那个年代做为人下普通人“战备”的意识观念。也从另个侧面告诉人们,功夫不负有心人,有志者事竟成!推荐阅读。【编辑:蓝心儿】【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212512】
1 楼 文友: 2012-12-25 07:56:09 小说带给人们很多感动。问好作者! 当你快乐时,你要想这快乐不是永恒的。当你痛苦时,你要想这痛苦也不是永恒的。丁桂薏芽健脾凝胶使用方法
小孩口臭的原因和治疗方法
三岁宝宝口臭是什么原因
宝宝流鼻血怎么处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