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异界神明与中二友人 第九十四章:竞武大会(二十一)魔国女王

2019-11-07 21:24:0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异界神明与中二友人 第九十四章:竞武大会(二十一)魔国女王

“哇哇哇!最刺激的就是被人发现后,我们大家一起潜逃回去!”一边的木萧萧很是突然就冒出了这一句,似乎就是想把原本的气氛炒热起来,但即使她是怎么一説,可也不见得大家会跟着她的话而选择自乱阵脚。

金刚佛手,降魔佛咒,还有附身之法无制止的使出,黑猫一见状,当即就扬起翅膀,两三下拍打,就飞上了半空,可是这样一来,它就更吸引着众多人的视野与及追捕,不过这样一来,它原本的目的也达成了。

密林当中,隐藏了好一段时间之后,陈大伟这才低声对着高风説道:“我先出去看看情况,如果有人的话,你们不要出声,我引开他们,如果没人,我会回来叫你们。”説着,人就轻手轻脚的从其身处,慢慢探头出来。庆幸的是对方这群人一时情急没有考虑过多就追赶着黑猫而去,趁着他们还没起疑的回头搜查,立即就让大家往山上跑。

如果还往下面走的话,这要是遇上天守山的僧人确实是百口难辨,也只好躲回佛殿里,等待黑猫闹出diǎn什么样的大事,把大家的注意力击中到它身上,才能趁机溜回去。当然现在也得让叶青把面具先摘下来。

“刺激啊!普通捉迷藏哪有这般大逃脱过瘾,果然大家一起来这里冒险是正确的!嘻嘻!”木萧萧刚想得意一下自己的杰作,就被唐雅枫一拳敲打在她脑袋上,痛得她连声抗议。

“刺激也得看情况,虽然我们是没有犯下什么罪过,也不怕会受到什么惩罚,但毕竟会影响到自己山门的名声,这要是给掌门人麻烦就不太好了。”唐雅枫无视木萧萧的抗议,继续着自己的蹂躏,不过她説的也是,刚才一时情急起来才跟着陈大伟跑,完全还没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这下将目光投向陈大伟这边,也希望他能给出一个解释出来。

叶青是听説过杀佛事,知道这个面具非常难得,也从迦具土那里知道陈大伟是如何辛苦得来的,见事情是因自己而起,没有细心留意,当即就先出来道歉着:“这事是我对不起大家,没好好注意到这件事来,让大家都跟着受罪了,真的很对不起,各位!”説着就向着大家低身,陈大伟见着也不能不出声,直接解释着。

“这本来就是不想让叶青在这段期间戴着这个迦具土面具出来,最大的原因是我亲手将这个面具的杀佛威迫成为现在的面具,听天愚师叔説过,这个面具的金身碎裂的时候,引起了很大的sāo动,所以天守山这边非常在意这件事。就是之前説过这些魇算是天守山的战力之一,因此我们现在才会这般狼狈而逃,是我失神,没有注意到会有这样的发展,对不起了,各位!”

白云飞摇摇头,笑着道:“也没什么,感觉你经历的事很有趣的样子,怪不得你能説出那么多有意思的故事出来。”

剽窃不是罪吧?就算是,陈大伟也只能为自己的罪过在心中默哀一秒,就直接説道:“走吧,如今气氛上来了,我还想望多两眼这里的壁画,如果再深入的话,可是能见到我説的那些金身杀佛。”这不能怪他现在有diǎn自私的言论,如果能有更好的处理方法,也不会让他们陪着自己,但既然不能马上下山,现在也只能在这里由他来带队,继续探险下去,至少把刚才的壁画内容再记下多diǎn,还有就是,这肯定不止两幅壁画,説不准还有更多。

高风和白云飞两人相视一笑,diǎndiǎn头,也没觉得有什么危险的地方,就没有拒绝,继续返回刚才的佛殿上。

这下再望这幅壁画,陈大伟又有一股自己全部思绪完全被吸入当中的感觉,就如同要让自己亲身经历一次的感觉,这种感觉很糟糕,至少是他的jing神意识全部都被集中在壁画里面的故事当中,而完全断绝了周边的一切状况,可是,里面的内容如果自己真的能完全读懂了,起码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千年魔国,驾驭黑sè八头八尾巨蛇的女王,从西月落州开始蚕食着整块神武大陆版图,带领的军团无不是戴着各式各样面具的战士,就如现在的自己,面具魇!直至,这支军团当中六个,被信仰神佛的人类説服,打算推翻女王的统治,很显然都很断罪説的那样,六大明王就是靠着推翻这个魔国女王,将世界拯救之后,才成就不灭金身杀佛明王,而壁画的故事,也直至与此为止。

但让陈大伟在意的是,如果这不是巧合的话,如果这都是真的话,那么,这个女王所驾驭的黑sè大蛇,应该就是由魇鬼所合成的,自己遇上的恐怕只是这只大蛇的一个头颅般大小,那时可是消耗了自己所有的缘力才将其抵消得一干二净,这东西可是碰谁谁倒霉,还要是无特定形态,不断吞噬又自我成长的怪物。

而更加让陈大伟有崩溃想骂爹骂娘的是,他不想去猜测这女王叫什么名字,也不想説这只黑sè大蛇叫什么,这简直就是一个折磨!真的!不过这壁画的内容都清楚之后,他也松了一口气下来,至少要比猜测好的,就是知道这个实情。

“都看见了吗?”刚回神过来,他就听到一把熟悉的声音响起,其他人听不出来,陈大伟和叶青可不会不认识,回头一望,又有想骂娘冲动,戴着白猫面具的樱满月,见到她无所谓,可是,在她身边可是站着不少同样戴着面具的人,不言明都知道他们被包围在这里了。

“这没什么吧?难道这壁画还不给供人观看吗?”趁着情况尚未演变成不可收拾的糟糕,陈大伟就抢先説道,这里不能开战,一旦开战,双方都会遭殃,而这边还牵扯上不少无辜的朋友。

这个应该不是樱满月本人,而是显而易见的月读,如果説为什么的话,这个面具跟他用缘力所化的面具一样,她就像知道自己的身份会被拆穿一样,发出了一声轻笑,对着陈大伟问道:“我们似乎是没有交手的理由,对吧?”

“的确是这样,那么,你趁乱带着自己新的手下来到这里,究竟是为了什么?”陈大伟一番话説出是因为这些面具都是他用缘力帮樱满月所化的,面具的形态相差不大,显然,黑猫引起的混乱是一个契机,而这到底又是为了什么?其实不难猜出,只是他想拖延一下时间,好让大家都能冷静下来谈话,至少这边他是先制止了身边的几人先不要插嘴。

“你有必要知道吗?”月读还是够直接,可是这一错愣的反应,却不料本身身处的佛殿突然就转变成森罗地狱,大家被这场景都吓了一惊,好在之前都遇上过,适应力也比较强,加上陈大伟连声示意他们安心,大家也就先行信任着他。

“我知道我没必要知道这些,你想做的事我也猜得出来,既然你想要做,我也不想阻止。因为就算阻止得了这次,就算这次不是你,也会有其他人要实行这个计划,只是碰巧我将你重新觉醒而已。所以,放我们走吧。还有一件事,到时你帮我对樱满月説声‘对不起’,我不是怀疑她,只是从来都没有相信过你而已,月读。”陈大伟没有犹豫就直接把话説清,这下幻境一下子就完全破灭掉,一下场景扭转,就回到佛殿当中,只是,刚才这戴面具的人早就消失不见了。

四川治疗盆腔炎医院
贵州十大癫痫医院
江山市人民医院
营口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九江治疗妇科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