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我独仙行 第778章 天外天里(五)

2019-11-08 03:23:1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独仙行 第778章 天外天里(五)

卷六名扬神州

第778章天外天里(五)

君公羊脸露喜色,“姚道友如果不信,可以来魔皇宗一看便知,不知道道友因何滞留修真界?也许在下可以帮的上忙。”

姚泽嘴角泛起一丝微笑

,这货现在就想表下忠心,他略一沉吟,目光却落在了旁边一直警惕地望着自己的林丰文身上。

“如果道友所言是真,还请先制住此人才行。”

“什么?不不,姚道友,林兄也是我们的盟友,实在不……”君公羊面色一变,连连摆手。

旁边的林丰文见他又是摇头,又是摆手的,很是奇怪,很想知道两人在谈些什么,嘴角动了几次,还是忍住了。

姚泽眼睛一翻,嘴角露出冷笑,“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我圣族之人岂能容你这等三心二意?罢了,就当我们什么都没说,你们两个一起上吧,看我圣族真正的手段!”

说完,海面上空气一阵扭动,一件黑色长矛凭空出现,瞬间就朝君公羊狠狠地刺去。

林丰文见两人正谈的热乎,突然又反目出手,心中一惊,连忙又靠了近前,准备一同迎战。

君公羊脸色大变,高声喊道:“道友住手!”

长矛堪堪停在他的面前,上面散发的魔气清晰无比,姚泽也知道这样伤不到他,只不过坚定其决心罢了。

君公羊感受到长矛上的浓郁魔气,脸色变幻,终于眼中闪过厉色,左手翻转,一个寸许大小的符咒出现在掌心,随着法力涌进,符咒开始闪烁不定起来,转头对林丰文低声笑道:“林兄,此事是不是……”

声音渐低,林丰文很是奇怪,忍不住凑近了些,“君兄,何事……啊!你……”

两人正准备交头接耳,异变突起!

君公羊的左手突然按在了林丰文的腹部,符咒光芒四射,林丰文竟似被施了定身法术一般,一动也不能动弹,满脸的惊骇!

他实在想象不出,两人相交近三百年,自己的盟友为什么会对自己突然出手!

君公羊双手搓动,满脸的谄笑,“姚道友,你看这样如何?”

姚泽摸了摸鼻子,他也没想到这位君公羊出手这么果断,根本就不用自己动手,“君道友,这是什么符咒?竟这么厉害……”

“哈哈,定魂符,小玩意,如果他有所防备,这符咒根本就是无用。”君公羊连忙解释道。

旁边的林丰文元婴虽然被困住,可眼睛耳朵没有受到影响,见两人这么快就成为盟友,一时间魂飞魄散,他们结盟,哪里有自己的好处?他眼巴巴地看着二人,目光中满是祈求。

姚泽根本就没有理会,右手一招,林丰文就飘在身前,突然口中“咦”了一声,“君道友,这是……”

君公羊听他似乎很是惊奇,连忙凑过来,“姚道友,哪里……啊!”

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冷哼,似乎一根铁杵狠狠地扎进识海里,而且大力地搅动了一下,虽然他贵为元婴中期大能,可识海这种受创也无法忍受,双手抱头,口中发出惨叫,竟一头朝海面扎去。

原本胆战心惊的林丰文见又发生状况,虽然无法动弹,可眼珠差点瞪在眶外,这又是什么情况?他们不是联手了吗?

这次“戮神”简直就是在君公羊的耳边施法,此时他还没有落进海中,就双眼一翻,直接晕了过去。

姚泽面无表情地微一招手,君公羊的身体就飘到近前,没有丝毫犹豫,随着手指弹动,双手不停地结出繁奥的法印,君公羊虽然没有知觉,可脸上不停地扭曲,显然极为痛苦,很快一个赤色小点就从头上飘出,直接没入姚泽的眉心,消失不见。

旁边的林丰文看的真切,修行近千年,自然清楚那光点意味着什么,一时间惊骇欲绝,想大声哀求,可惜什么也喊不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人对着自己的脑袋施法。

一个时辰以后,姚泽坐在海面之上,旁边恭敬地站着两道身影,不过面色都是复杂之极。

“君道友,先说说那圣界通道怎么回事?”姚泽显得很是平淡,如果不是为了拉拢些势力,这些人早就灭杀了事。

“具体的我也说不清,地点掌握在老祖手里,不过那通道是通过祭坛传送的,而且极不稳定,化神大能根本无法使用,每次传送还只能传送两人,空间震荡十年后,才可以进行第二次传送。”君公羊面带惶恐,担心自己的回答对方不满意,只是他很不明白,自己已经主动示好了,为什么还要奴役自己?

姚泽眉头微皱,也看不出喜怒,魔皇宗的人去魔界,他是毫不在意的,不过是担心魔界的那些人会惦记自己,毕竟好几次都是自己坏了他们的大事,如果真过来大魔将或者魔王的,自己想躲也没有地方。

君公羊见他不再言语,脸上忍不住有些变化,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想说什么,就说。”姚泽没有看他,只管皱眉沉思。

君公羊心中一惊,连忙恭敬地回道:“道友来自魔界,以后在下要仰仗道友的地方很多,自然对道友没有贰心的,为什么道友还……”

看着姚泽的眉头微皱,他口中喏喏地,竟不敢再说,旁边的林丰文瞳孔一缩,心中早掀起了惊天骇浪,此人竟来自魔界!肯定有通天的手段!可笑自己还妄想对付他,现在落到这个下场。

“这算什么?人族有天地命三魂七魄,而圣界里天地一体,却只有二魂六魄,喜怒哀惧恶欲,至于友谊关爱,在圣界修行,有这些你会寸步难行,谁会去在乎?”

姚泽口中说的义正言辞,心中暗自鄙夷自己,这些可是当初大王对自己所言,不过那君公羊听的真切,心中一凛,忙躬身施礼,真心受教,对其圣族人的身份再无丝毫怀疑。

“这次你们的行动都是谁指使的?八个人都来自哪里?”姚泽轻描淡写地说道。

“你怎么知道有八个人?难道……”君公羊面露吃惊,转头望向了林丰文,难道是他透露出去的?

林丰文也是面色一变,摇了摇头,心中对这位姚道友更是惊惧。

姚泽面无表情,却没有回答,落到旁边二人眼里,更觉得其高深莫测。

“这次魔皇宗、神道教、端木家族和长孙家族各出一人,另外四人分别来自灵冥宗、天剑阁、星落岛和血灵剑派,这些都是端木金彪在其中牵线。”君公羊回答的非常清楚,显然担心对方有什么不满的。

姚泽听了,眉头一皱,八大门派世家竟来了四个,另外四个也都是些大宗门,虽然没有化神大能存在,可都有着元婴后期的大修士坐镇的,如果这些人都灭杀了,神州大陆自己还真的无法再立足。

自己也非什么善男,放过他们自然万无可能,不过少造杀孽,奴役控制起来反而是两全其美的事。

他沉思片刻,转头对二人说道:“我们出去吧,你们应该知道怎么做了。”

说完,一道白光飞向君公羊,随即他径直来到出口,随着蓝光亮起,直接消失不见。

灌木丛外,端木金彪正等的心焦,两位元婴中期大能一齐出手,还用这么久时间,突然蓝色身影一闪,他心中一紧,口中却阴测测地说道:“是你!他们……”

话还没说完,又是两道身影出现,那林丰文口中还大呼小叫的,“端木兄,别让他跑了!”

端木金彪面色阴沉,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姚泽,两人出手都没有拿下此人,看来还真有些古怪。

林丰文和君公羊晃动身形,直接来到端木金彪的身后,君公羊低声说道:“端木道友,你小心……”

只是他刚说了这些,那端木金彪就面色大变,尖声叫了起来,“你们……”

脖子似被突然掐住,端木金彪的小脸涨的通红,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眼珠乱转,显然有一肚子的话要问。

姚泽面无表情地走了过来,此时端木金彪似乎明白了什么,脸色瞬间变得苍白,眼中的惊骇之色根本无法掩饰,可在两位好友的压制下,连自爆也无法做到。

半个时辰之后,三道身影都恭敬地站成一排,脸色却复杂之极,原本以为很轻松的事情,最后却变成了砧板上的鱼肉。

“听说这次是由你在其中牵线的,到底什么情况,说来听听。”姚泽面色淡然,一点都不担心他们会自爆拼命之类的,修炼近千年,能有今天这番成就,肯定都是天资卓越之辈,不知道经历了多少苦难磨砺,自然对小命都极为看重。

何况自己答应他们,百年时间就会还他们自由,自然给他们极大的希望,百年时间在凡人就是一辈子,可在修士这里,只不过是几次闭关罢了。

“此事是由东方世家的宇文召道友一力促成,在下只负责进来之后调度一番……”端木金彪小脸惨白,心惊不已。

“是他!”姚泽目光微缩,宇文召!自己虽然没有见过,可也知道此人是东方世家的大长老,东方虓的外祖父!

看来此人知晓自己要来天外天,早有一番安排,顺便还卖了东方风清一个人情。

三人都不敢说话,姚泽面色变幻片刻,袍袖挥动,一个金色人影就出现在身旁。

“这是……”端木金彪忍不住惊呼起来,满脸的不可思议,作为端木家族的核心人物,他自然知道金傀的存在,只是它怎么会在这里?

君公羊二人脸色更是苍白,他们没想到此人还有这等手段,要灭杀自己更是易如反掌。

姚泽没有多解释,袍袖微动,金袍人就消失不见,“既然由你来调度,想来有联系的方法,你把另外五人都召过来……”

湖北男科
贵阳哪个医院治疗癫痫比较好
齐齐哈尔市第一医院
湖南省新邵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邯郸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