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正文 正文_第404章

2019-10-12 18:12:5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正文 正文_第404章

市委会议室,受市委书记邓毅委托,由市委副书记、市长陈兴召集的市委常委会议在市委小会议室召开,除了在京城参加党代会的市委书记邓毅外,其余在家常委悉数出席,南州市委常委班子成员共有十一人,邓毅缺席,此时在小会议室里也就坐着十人。

会议由陈兴主持,讨论昨晚南州大学发生的学生聚众事件,此时,众人桌前,已经摆上了由交警部门出具的事故鉴定报告,一晚上的时间,交警部门的事故报告已经出来,这或许可以算得上是南州市交警部门有史以来效率最快的一次。

根据对肇事车主耿明的酒精检测和现场勘查,肇事车主耿明酒后驾车,兼且违规超速,违反了校内最高不超过20公里每小时时速的规定,在事故发生的拐弯处,肇事车辆依然以时速六十公里的驾驶速度在行进,以至于遇难学生来不及躲闪,交警部门最后的事故鉴定结论由肇事车主负全责。

事故鉴定报告并不长,眨眼间就看完,但这只是作为今天这个临时召集的常委会议的辅助材料罢了,一起交通肇事事故却是惊动市委召开常委会,除了因为学生在此特殊时期发生的大规模聚集事件让市里高度重视外,更因为肇事车主耿明的另一层身份,其是南明区区委书记耿建生的儿子。

今天这个常委会,却是主要讨论有关对耿建生的相关处理决定。

陈兴坐在主位,目光落在面前的事故鉴定报告上,紧绷的一张脸,并没有太多表情,陈兴是昨晚十点多接到邓毅的,邓毅让他召集常委会,言语间的意思再明显不过,那就是要对耿建生进行处分。

陈兴并不惊讶于邓毅有得到消息的各种渠道,不过邓毅要求按照相关规定对耿建生进行处分,却是让陈兴暗自窃喜,耿建生这个区委书记是以前葛建明提起来的,邓毅如此明白的表态,显然是未曾顾及葛建明的态度了。

陈兴不知道邓毅是如何考虑的,是否是因为葛建明查处曾高强的事让邓毅暗中恼怒还是有别的原因,但邓毅的意思却是让他乐见其成,邓毅和葛建明产生矛盾和裂缝是他希望看到的,否则他在南州生存空间可就太小了,他有张家的背景没错,但在南州,他同样要靠自己的本事为自己打开一片天地,否则也只会冠上一个无能的评价

陈兴不知道的是,作为南海省的一把手,福佑军可能要调走了,在京城开党代会的邓毅已经嗅到了风声,邓毅如今心里有自己的小算盘。

“耿明已经不是第一次在南州大学的校园内违规驾驶了,这也不是他第一次撞到人,不到一年的之间,两次在学校内开车撞人,上一次是导致了一名女学生残废,这一次,是一条年轻的生命,一个十九岁的男孩,还没来得及享受大学校园的快乐就这样被血淋淋的夺走了生命,我不知道交警部门对耿明的上一起事故是如何处理的,是否有受到其他外力因素的干扰,这一次,不仅仅是学生们的诉求,同样是对我们司法公正的一次考验。”陈兴率先开口,掷地有声。

沈凌越坐在一旁,神色淡然,目光扫了在场的人一圈,见没人说话,沈凌越出声道,“陈市长说的没错,这是对我们司法公正的一次考验,听陈市长所说,我才知道之前还有一次事故,别的不说,前后两次交通肇事事故的肇事者都是同一人,又都是发生在南州大学。”

沈凌越说着顿了一下,“大家看看这份事故报告,喝完酒在校内高速开车,这根本就是肆无忌惮,已经撞过一次人了,还这么无法无天,是谁给了他这么大的胆子?”

陈兴不动声色的转头看了沈凌越一眼,暗道这沈凌越估计是急不可耐的想开炮了,果不其然,下一刻,就听沈凌越道,“今天既然开这个会,那也没什么好遮着掩着的了,大家不愿意揭开这张遮羞布,那就由我沈凌越来当这个坏人,大家都知道耿明是建生同志的儿子,我不知道耿建生同志是如何教育儿子,也不知道是否如同陈市长所说,在之前那一次的事故中,交警部门是否有受到其他外力因素的干扰,但这一次,这起事故造成了恶劣的影响,学生们群情激愤,险些就酿出了重大事故,省里的领导对此也高度重视,为了保证此次事故能够得到公平公正的处理,我建议让耿建生同志先暂停职务。”

“沈副书记,事故的处理部门是交警部门,建生同志是区委书记,我想这跟停止建生同志的职务似乎没什么关系,他又不是交警部门一把手不是。”市委秘书长赵鑫说道。

“我赞同赵秘书长的话,事故是由交警部门处理,肇事者如果触犯了相关法律,那也自有交警部门移交给公安机关,这跟建生同志没什么关系。”常委副市长贾正德出声支持着赵鑫,耿建生和他们关系密切,都是葛建明提起来的,在这种时刻,他们自是互相抱团。

“赵秘书长和贾副市长二位就敢保证耿建生同志不会对事故的处理施加一些主观影响?毕竟肇事者是他儿子。”沈凌越冷笑着。

“事故要是由区分局交警大队处理,那建生同志还有可能施加影响,但现在事故是由市交警支队直接经手的,我想沈副书记多虑了。”贾正德不冷不热的道。

陈兴不动声色的坐着,沈凌越今天的炮火很猛,这让他很是惊讶,一向低调和稳重的沈凌越今天是怎么了,如此图穷匕见?这可不像沈凌越的做事风格呀。

“我相信建生同志的党性和人格,作为一名党员干部,他会坚持原则和操守,即便肇事者是他儿子,他也不会姑息,倒是今天在常委会上这样的庄重场合,沈副书记别把自己的主观臆断强加到其他人身上。”贾正德再次回击着沈凌越,对陈兴,他还有所顾忌,对沈凌越他可就不怵了,以前担任市委秘书长的时候,他就对沈凌越这个老家伙颇为不爽。

“贾副市长说的是有道理的,我们不能主观去认为一个人就会怎么样怎么样,但我认为沈副书记建议停止建生同志的职务也是对的,昨晚的事故发生后,我也特地了解了一下耿明在这之前在南州大学的另一起撞人事故,事故的鉴定报告我看了,也找人了解了此事,说实话,作为政法部门的一把手,我很愧疚,在上一起事故中,我们个别交警部门的工作人员在受到一些外力因素干扰后,并没有坚持原则,做出了有悖于事实的事故报告,这个事,我们内部会再追查,当然,我说这事并不是想说建生同志就怎么样,但我认为沈副书记考虑的是有道理的。”廖东华也出声了,乍一听还以为是支持贾正德等人,但听到后面,其他人才恍然大悟,廖东华这也是落井下石。

陈兴平静的坐着,今天他乐得看热闹,而且这出大戏似乎远比想象的精彩。

南明区,区委书记耿建生的办公室里,其秘书张小辉走了进去,看了焦头烂额的领导一眼,张小辉看了看今天的行程,领导也没说取消今天的行程,张小辉还是说了一句,“书记,等下要到建材城视察,您是不是该动身了?”

“还去个屁。”正两手抱头撑在桌上的耿建生,突然抬头吼了一句。

兴许是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耿建生摆了摆手,“你先出去吧,建材城就不去了,今天的行程取消。”

耿建生心情很糟糕,市里召开常委会在讨论停止他的职务,他这个区委书记到了下午都还不知道还能不能坐在这个位置上,他又哪有心情去外出视察,儿子现在也暂时被拘留,耿建生更是不敢在这个节骨眼上去打什么招呼。

从最底层的抽屉里拿出一份资料,耿建生也发了狠了,邓毅的儿子邓文华开的会所就在南明区,他手里有一些资料,真把他逼急了,就别怪他狗急跳墙了。

耿建生在等着,等着今天的常委会的结果。

抚州妇科
宁波性病医院费用
忻州妇科医院哪家好
抚州妇科医院
宁波性病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