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荷塘】梅山奇谈(小说)

2019-09-13 02:41: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摘要:几个造反派不由分说将两个又高又尖的白纸帽子扣在我和柴公公头上,然后七拽八拖把我们押走了。一段梅山传奇,从此告一段落。 四十年前,我十四岁。
那时我还小,刚出土的嫩竹笋一根,是个乳臭未干的黄毛少年。大家都知道,几十年前我们中国有过一次比瘟疫还可怕的大浩劫,这场浩劫不是地震,不是饥荒,不是瘟疫,也不是洪荒,而是人祸,是人与人之间的斗争。但就是因为这场人与人之间的毫无人性的残酷斗争,却带来了地震、饥荒、瘟疫、洪荒等等毁灭性的灾难,这就是至今令人谈虎色变的“文革”之乱。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我的家乡梅山,也不能幸免于难。那时,我们梅山这个地方山无色,水无光,方圆百里田瘠地瘦,处处破墙烂瓦,人人面有菜色。因为闹学潮,到处停课,我还没有读完初中就弃学了。
时逢乱世,连成年人都难独善其身,何况一个蓬头稚子?家里怕我被坏人引诱而误入歧途,我父亲就叫我跟我远房外爷学医,一来可以养生糊口,二来也可以学一门技术。我外爷常说,家有万贯,不如薄技在身。
说起我外爷,他可是梅山有名的人物。在梅山,也许没有人知道卫星、飞机、坦克和大炮,但是没有人不知道柴公公。柴公公就是我外爷,至于人们称呼他“公公”,并不是我外爷当过太监或者言行举止像太监,而是人们对他的尊称。在梅山,人们习惯把德高望重受人尊敬的老人尊称为“公公”或者“太公”,所以我也一直称呼他为柴公公。我外爷柴公公,生于清末民初,年纪比毛泽东都要大,当然这话只有现在言论自由了才敢说,要在“文革”时代,只能称呼毛主席为“老人家”,或者高呼:“毛主席万岁万万岁”,如果谁敢妄说谁谁比毛主席大,那不管你有多少个脑袋也不够砍的。这样推算起来,柴公公那时已经接近九十高龄了。他是晚清的一个没落秀才,因为家道中落,走投无路之际才在梅山落草,成为一介隐士。
梅山地处湘南和桂北交界的崇山峻岭之间,古来为“荆蛮”腹地,中原地方称之为“南蛮”,自古以来兵匪鳌集,鱼龙混杂。由于这个地方地理复杂,物产富饶,所以人口密集,那些家道中落仕途无望的官宦子弟、翻船落马无家可归的贩夫走卒、杀人放火被官家通缉的亡命之徒、看破红尘灰心失意的僧道俗人都在这里落定尘埃,或作竹林隐士,或作绿林好汉,或操薄技养生,或念经颂佛修道养生,三教九流,五行八作,有土匪,有猎户,有渔民,有商人,有道士,有行船跑马的,有挑担抬轿的,有补锅打铁的,有说书唱戏的,有行医卖药的,有跳神招魂的,有赶尸放蛊的,有教武卖打的,形成了一种气场强大、光怪陆离的“梅山文化”。
且说柴公公。
柴公公收我为徒之后,悉心教我行医,也给我讲他一生的传奇经历,都是一些我在书本上无法读到、在电影里无法看到的奇闻异事,用他的话来说,就是“真传一句话,假传一本书”,所谓“封神有假戏无真”,人的真才实学都是靠师傅的言传身教和自己的身体力行得来的。也就是从那以后,我才真正知道柴公公的身世,原来他来梅山隐居之前,他的祖上就是一个中医世家,是晚清赫赫有名的御医,他本人也是一个学富五车、精通天文地理的奇人,他也杀过人放过火,也拦过路劫过财,也赶过尸放过蛊,当然更多的是颂佛炼丹修桥铺路行善积德,以赎他一生的罪过。
柴公公由于名气大,从不像那些摆摊卖打推销狗皮膏药庸医一样坐地行医,他总是在接到人家的敦请之后亲自上门为病人治疗,大部分时间都是晓行夜宿,经常在路途上奔波。在我们那种地方,那种时代,穷山恶水,缺医少药,人得了病不要说没有钱治疗,就是有钱,也得不到及时治疗,所以,碰上伤筋动骨都是请草医和郎中来治,还有很多人迷信,得了病就认为是运气不好恶鬼缠身,要请道士和巫婆开坛作法跳神捉鬼,往往弄得人财两空,最后还得请柴公公去收拾残局。
柴公公在去行医之前,总是要先把药具消毒,他说这是对病人负责,也是一种医德。当然也还要作一些其它的准备,比如带足在路上防饥的干粮,所谓出路不在家;作一些防身的准备,因为世道险恶,人心不古。柴公公说,行医行医,且行且医。
柴公公虽然年逾九旬,但是鹤发童颜,身体健朗,一部白胡须飘飘洒洒,一派道骨仙风。每次出门,他总是拄一根挂着酒葫芦的龙头拐棍走在我的前面,而我总是背着行囊跟在他的身后。在路上歇脚打尖时,柴公公就叫我吃干粮,他自己则取下葫芦喝几口药酒。我说柴公公您也吃干粮吧,他说你自己吃好了,你年幼长身体饿得快,我有药酒喝,养身呢。他还说,这是一种道家的辟谷养身法,后来我才知道,这是柴公公的托词,实际他也饿,但是为了照顾我,他才故意这么说的,因为我父母把我托付给了他,他要负责任,要照顾我。难怪人们说,师父师父,恩师如父啊。
梅山地方的人大多懂一点医术,所以有伤风感冒头疼脑热之类的,小病都是自己弄个偏方到山上找点药草对付,只有遇上伤筋动骨之类的重伤才会请医治疗,柴公公也只有遇上这种情况才出门行医。
那天,我们来到一个叫野猪林的村子。由于路途遥远,又是冬天,我们一老一少赶到野猪林时,天已经开始麻麻黑了。
野猪林,一个恐怖的地名,我最早是在《水浒传》里知道它,那是一个风高放火天黑杀人有强盗出没的地方,连林冲这样的好汉都差点在那里伤了命,一想起来就令人背皮发麻。现在,到了一个真正叫野猪林的地方,只见树高林密,瘴气弥漫,冷风阵阵,只听到寒号鸟一声声的哀鸣,吓得我毛骨悚然。
正在这时,林子里出现了一个红色的的亮点,那是一个打着火把的人,正往我们这边过来。那人边走边问:“前面是柴公公吗?”
柴公公定神回答:“正是。”
那人来到我们跟前,拉着柴公公的手热情地说:“辛苦辛苦,快随我到屋里去吧。”原来这人是专门来接我们到他家治病的,我噗噗乱跳的心才平静下来。
到了病家,主人招呼我们休息。屋里烧着火,木柴在火塘里噼噼啪啪地燃烧着,蓝色的火焰上下左右欢快地跳跃。我们围坐在火炉边,浑身的寒气终于被驱散,感受到一阵阵温暖。
男主人客气地请我们抽旱烟,这种烟是山里人自己栽种的,烟叶像芭蕉叶一样阔大,摘下来夹在竹编里晒干,抽起来又辣又呛。男主人和柴公公各人一根烟竿,紫竹的,黑中泛红,白玉烟嘴,红铜烟斗,把旱烟叶捏碎塞进去,再伸到火塘里去烧,烟就燃起了。我不抽烟,但是我喜欢烟花,她们在野地里开放得如火如荼,使人在萧瑟的秋天里也能感觉到春天的奔放和浪漫。
女主人开始煮茶,这是山里的风俗,客人来了必须先请烟,后敬茶。她把一只带长柄的铁茶锅放在火塘中的三脚铁架上烧红,然后放进生姜、豆肢、胡椒和茶叶,再用木椎捣烂,放入茶油、水和茶叶,一股浓浓的油茶香味就在整个屋子里弥漫开来。这是湘桂地方有名的打油茶,茶叶是山里人自己采摘的谷雨茶,生津解渴,清肝明目。
这家人姓王,病人是他儿子,据说是上山砍柴跌断了腿,躺在床上痛苦地呻吟。
休息之后,柴公公就去查看病人的伤势。病人是一个男孩,年龄比我大不了多少。这个人我看着好面熟,总觉得在哪里见过。再仔细一看,终于记起来了,他是我们学校高三班的王卫红,一个有名的造反派。他摔断了左腿,现在肿得像发面馒头一样,疼痛难耐。由于伤口发炎,王卫红在发高烧,说胡话,口里哼哼唧唧地在喊“打倒一切牛鬼蛇神,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胜利万岁。”我想提醒柴公公,告诉他这个人的来历。我注意到王卫红除了腿伤以为,身体其它部位都没有伤痕,不像是砍柴从山上摔下来的样子。可是柴公公没有注意我,而是全神贯注为王卫红查伤。完了,柴公公喟叹一声“罪过。”
柴公公看完伤者,就掏出一包退烧药粉给我,吩咐我用净水冲开给伤者喝下。之后,柴公公就洗手焚香,准备给伤者接骨。
这时,王卫红已经停止胡语,烧也退了好多,进入静睡状态,大概是服药有了效果。
柴公公又叫我备了一碗净水,他拿出一张符咒焚了,然后把纸灰弹进水里,手指在水里划动,口中念念有词:“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柴公公念毕,喝一口水在嘴里,对着王卫红的脸噗的喷出,同时一跺脚,大喝一声:“着!”
王卫红被这一喷一震一喝,猛地惊醒过来。柴公公趁这机会,眼明手快已经把他腿部的断骨接好,我赶忙在他家人的协助下把早准备好的接骨药给他包上,又给他绑上木板夹子固定,经过柴公公仔细检查没有问题,才算完成初步治疗。
柴公公在接骨之前为什么要对伤者喷水呢?后来我才知道,这是每个接骨医生都要做的,目的是分散伤者的注意力,迷惑病家,不让他们以为行医治伤很简单而轻视医师,所以地方上一直把这种神秘的符水称为“华佗水”。
我和柴公公在王家住了三个晚上,这几天王家待我和柴公公如同上宾,虽然是粗茶淡饭,但让人感动的是那份热情,所以柴公公专门为王家作了一场法事,开坛驱邪。过去,梅山地方人家如果出了天灾人祸或者其它什么不幸事情,都要请道师来开坛作法驱邪。
这天晚上,风朗气清,皓月当空,柴公公斎戒沐浴之后,批发仗剑,且跳且舞,口中念念有词:“天惶惶地惶惶,天兵天将要你亡。”忽然,他从头上拨出发针,挥手一掷,说声“着!”那发针正中贴在壁上的一张画着鬼形的符纸上。说也奇怪,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那鬼形被发针正中双眼,竟然流下血一样的眼泪,接着一转眼就从符纸上消失了,吓得王家人战战兢兢,我也禁不住感到毛骨悚然。柴公公后来告诉我,这种法术也是假的,那血泪是针上的药水和纸上的药水接触后产生的药理作用,所以画上的鬼形也就随之消失,目的是让病家相信鬼邪已经被消灭了,这样病人的病情就会好得更快一些,原来这是古人创造出来的一种配合药物治疗的心理疗法,是一种善良的欺骗,当然医师在这种绝妙高超的双管疗法之上声誉也会大大提高。
第四天,我和柴公公离开了王家,因为柴公公又接到了另一户人家的敦请,请他去治疗蛇伤。临行,柴公公把接骨药交给王家,交代他们按时换药,在七七四十九天之后,我们还会再来,那时就可以给伤者解脱夹板,让他下地走路了。
天有不测风云,我和柴公公这一走,竟然再也没有回来,因为还未到四十九天,那个被人打断腿的造反派王卫红就自作主张拆了夹板,然后柱着拐杖下山,回到他的大本营继续造反去了。
柴公公听到这个消息,喟然长叹。
我问:“公公为何叹气?”
柴公公说:“秋哥,我们爷孙的缘分尽了。”
我问柴公公这话是什么意思。
柴公公捋着长须说:“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我虽然不知道柴公公为什么突然会说这种话,但是我知道这话我是在《三国演义》里面读过的,柴公公是个千年老妖,他一定是预感到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果然,柴公公的预感不久就应验了。那天,柴公公家里突然闯进几个戴红袖套的造反派,领头的那人就是王卫红,他变成了一个瘸子,一进门就用拐棍指着柴公公说:“把这个反革命会道门分子抓起来!”
我说:“王卫红,你这个混蛋!”
王卫红又指着我说:“把这个反革命会道门的徒子徒孙也抓起来押到牛棚去接受改造。”
柴公公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一切,他很平静地说:“罪过!”
几个造反派不由分说将两个又高又尖的白纸帽子扣在我和柴公公头上,然后七拽八拖把我们押走了。
一段梅山传奇,从此告一段落。
......

共 4 0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梅山传奇》,描写了在一个荒唐年代“我”和师傅柴公公在一个叫梅山的地方遇到的一件荒唐事情。“我”的外爷柴公公是晚清的一个没落秀才,因为家道中落,落草梅山,也是当地的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中医。在文革期间,柴公公救治了一个有名的造反派王卫冬。因柴公公的没落身世,以及行医当中施用了一些善意的“法术”,这些“法术”在当今看来,不过是古人创造出来的一种配合药物治疗的心理疗法,是一种善良的欺骗”。然而在那个年代却被视为所谓的“反革命会道门分子”,“我”和柴公公因此戴上了又高又尖的白纸帽子,被抓起来押到牛棚去接受改造。荒唐之极令人愤怒,也令人沉思,但愿历史不要重演。这是一篇伤痕小说,作品以史为鉴,呼唤人性;作者文字功底深厚,令人钦佩,倾情推荐共赏!【编辑:清风云】
1 楼 文友: 2014-10-12 10:58: 0 感谢作者赐稿荷塘!荷塘因你的参与而更加精彩
2 楼 文友: 2014-10-12 10:59: 5 作品具有一定的讽刺意义,以史为鉴,呼唤人性,呼唤和平。作者文字功底深厚,令人佩服,倾情推荐共赏!【编辑:清风云】
 楼 文友: 2014-10-12 11:00:02 问好作者!期待作者更多佳作!
4 楼 文友: 2014-10-12 12:24:49 拜读老师佳作,真心的好啊!学习了! 在清风徐来的日子里,捧卷诗词,斜倚在竹椅里,笑看流年……
5 楼 文友: 2014-10-12 1 :17:00 祝秋人老师在荷塘写作愉快,佳作连连!!
6 楼 文友: 2014-10-12 18:27:2 问好秋人老师!向老师学习!
7 楼 文友: 2014-10-12 2 :08: 0 问候作者,期待你的更多精彩!
8 楼 文友: 2014-10-1 06:57:5 柴公公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一切,他很平静地说: 罪过啊! 几个造反派不由分说将两个又高又尖的白纸帽子扣在我和柴公公头上,然后七拽八拖把我们押走了。欣赏佳作。问好学习!
9 楼 文友: 2014-10-1 09:12:1 感谢各位老师,小说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惭愧。小孩晚上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幼儿中暑
小孩子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孩子积食吃什么药最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