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金牌主持 第506章 时间过得真快

2019-09-13 19:10:1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金牌主持 第506章 时间过得真快

周峰先下到地下实验室里,打开了地下实验室的照明灯。

在黑暗中呆久了,两天没见到灯光的张萌迪,一时之间都有些不适应了。

实验室的装修很简陋,但各种仪器设备不少,做医学上的基本解剖鉴定是足够了。

“照明灯用的是蓄电池,要使用这些仪器设备的时候,就要开启汽油发电机了。”周峰放下小丽外婆的干尸,向两人介绍着。

张萌迪很警惕地看着周峰,担心他突然发狂把她和小丽囚禁在这里,真这样的话,那她们就呼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不过周峰并没有发狂,他把干尸放在了解剖床上准备开始解剖工作,看起来很专业的样子。

在小丽的请求下,周峰没有立刻对干尸进行解剖,而是拿来了一张简易铁床铺上床垫之后,让张萌迪睡在了铁床上,让外婆入她的梦给小丽托话。

“我睡着之后,你一定要守在我身边,什么地方也别去!”张萌迪向小丽交待了几句。

“放心吧,就算我有什么事出去了,峰哥也会守在这里的。”小丽安慰了张萌迪几句。

“不,我要你保证在我睡着的期间,你必须守在我身边,不然我不睡。”张萌迪很坚持的语气。

“好的,我保证在你睡着期间一定守在你身边,哪儿也不去。”小丽答应了下来。

张萌迪仍然有些犹豫,但答应了好朋友的事情也不好反悔,只能在简易铁床上睡下了。

折腾了一整天,张萌迪其实很瞌睡,只是她内心里有种莫名的害怕不想睡去,但为了好朋友小丽,她还是强迫自己睡着了过去。

迷迷糊糊之中,不知道过了多久,张萌迪猛然醒了过来。

醒过来之后,张萌迪发现她仍然躺在那张简易铁床上,但小丽没有守在她的床边,周峰也不在实验室里,只有旁边解剖床上的外婆干尸还在。

“小丽?周医生?”张萌迪起身之后向四周喊了几声。

没有回应。

实验室的灯光突然发出一阵滋滋声,忽明忽暗了起来。

“小丽和周医生不可能一起离开实验室,现在这里只有我一个人,这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我睡着了,正在做梦。”张萌迪努力镇定了自己,但不知道为什么,内心仍然止不住地害怕。

“我答应小丽,要帮她和外婆沟通,调查出外婆真正的死因,现在我必须要做些什么才行。”张萌迪思索着自己下一步的行动,然后向旁边的解剖床上看了过去。

解剖床变得空空如也,外婆的干尸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外婆?外婆?”张萌迪从床上站起身来,对着空荡荡的实验室喊了几声。

没有人回应。

突然之间,张萌迪感觉着自己的后衣摆被人拉扯了一下,她下意识地回过头来,结果发现一名七岁左右的小女孩……枯瘦风化的脸,身体似乎被解剖缝合过,显然也是一具干尸正站在她的身后,刚才就是这小女孩在拉扯她的后衣摆!

“啊!!!!”

张萌迪猝不及防尖叫了起来,然后下意识地向实验室的木制楼梯,也就是下来的那个狭窄的木制楼梯爬了上去。

这个木制楼梯一共只有二十级的样子,张萌迪往上疯狂地爬了好半天,感觉着都已经至少爬了好几层楼那么高了,但她仍然没有能爬到顶部,抬头一看,上方的盖板比起先前更远了,仿佛离她有几十米高的样子,而整个木制楼梯,无所依附地延伸在空中,摇摇欲坠

下方……回头看过去,干尸小女孩就站在楼梯边看着她,不知道是不是张萌迪不搭理她的缘故,她的神情变得有些狰狞和怨恨起来。

张萌迪再度尖叫了一声,手脚并用继续向木制楼梯上方爬了上去,这一次她一直看着上方的盖板,经过七、八分钟漫长的攀爬,张萌迪终于爬到了盖板边,她不敢再往下看,伸手准备拉开盖板,却发现盖板上了锁!

就在这时候,张萌迪感觉着自己的脚踝一阵发凉,似乎有一只冰凉滑腻的小手抓在了她的脚踝上!

回头看过去,果不其然,干尸小女孩也爬到了木制楼梯上,就是它伸手抓住了她的脚踝!

“去死!”张萌迪猛然一脚踹在了干尸小女孩儿的头上,干尸小女孩被踹飞下了楼梯,这让它的神情变得更加愤怒和狰狞了。

“快……上……来!”一个衰老干枯的声音在上方响起,张萌迪回头一看,原来是小丽的干尸外婆打开了盖板,并向她伸出了手来。

张萌迪顾不得多想,连忙伸手拉住了小丽外婆的手,小丽外婆一使劲把张萌迪拉了上去,然后在小女孩试图爬出来的时候盖上了盖板。

盖板下方传来了小女孩歇斯底里的尖叫声、咒骂声、各种极为恶毒的诅咒。

“我知道这是您在向我托梦,小丽让我询问您的死因,您可以告诉我吗?”张萌迪连忙抓紧机会向外婆问了起来。

“这……不是梦……和……小丽……说……快离开……这里!”外婆回了张萌迪几句。

“不是梦?那这是什么?您是怎么死的?谁把您害死的?”张萌迪有些着急地问着,这答案她拿回去可没办法向小丽交待。

“快离开……这里!”外婆又重复了先前说的话,然后突然消失不见了。

“外婆!外婆!”张萌迪又连喊了几声,但周围再没有任何回应了。

就在这时候,张萌迪感觉着背后有动静,她回头一看,刚才地下实验室的小女孩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在盖板上弄出了一个洞,身体正一点一点地从里面爬出来。

张萌迪想要逃走,站起身向四周看过去的时候,却是发现这个房间并不是周家下到地下实验室的那间房,这间房没有门,四周全都是墙壁,窗子也被铁栏封死了,根本就无路可逃!

无比害怕的张萌迪连忙又转过身来,却是发现小女孩不在盖板那里了,不知道她突然跑去了哪里。

张萌迪连忙跑去了窗边,想要打开窗子逃出这个莫名其妙的房间,但是间隔不到十公分、胳膊粗细的铁制窗栏让她顿时打消了这个主意。

张萌迪突然感觉着什么地方有些不太对,她仔细看了看窗玻璃,在房间灯光的反射下,窗玻璃变得象镜面一样了,可以隐约照出张萌迪的影子。

然后,张萌迪在自己的影子上还看到了别的东西……那个干尸小女孩正趴在她的背上,手爪伸到前面来使劲抠她的胸口,把她的胸口抠抓得鲜血淋漓。

“啊!!!!”

张萌迪惨叫了起来,她感觉着胸口处一阵剧痛,然后……醒了过来。

醒来之后,张萌迪没有在自己的床边看到小丽。

而且她发现她根本没有躺在简易铁床上,而是躺在一张……解剖床上!

她的脖子、手脚都被绳索捆扎拉扯住了。

胸口的剧痛也是真的。

很快她就知道了这剧痛的原因,并不是梦中小女孩的利爪,而是周峰手中的手术刀!他正在对她进行解剖!

“咦?你醒了?”周峰一脸淡淡的笑意。

“小丽!小丽!”张萌迪非常恐慌地叫喊着。

“别喊了,她在那边挂着呢!”周峰指了指实验室的角落。

小丽全身是血被倒吊在那里,仍然有血水不停地从她的身体上滴下,滴到下方的地面上,而地面上有一个血盆,里面已经接了满满一盆血了。

“我就知道事情不对!你偏偏要相信他!现在这样子怎么办?”张萌迪绝望地叫喊了起来。

“别太担心,我解剖起来很快的,也就几个小时的时间而已,几个小时之后,你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周峰拿着手术刀继续一脸的笑。

“汪老师救我!”张萌迪很绝望地继续叫喊着,镜头也定格在了她无比惊恐害怕的脸上。

……

“两个小时的时间过得真快,原本我们想要在两个小时的时间里把故事讲完,但我们没有能做到。小山村究竟隐藏着什么千古之谜?周峰为什么要解剖萌迪妹子?小丽的外婆是怎么死的?萌迪妹子能否活着解开这背后所有的谜团呢?欢迎大家收看下一期的《真相》!我们在下一期节目里,将进一步用科学的方法为大家揭谜,谢谢大家!祝大家晚安!”

镜头切换到了节目现场,徐继超出现在了电视屏幕里,整理了所有手卡准备要离开了,现场嘉宾各自领了节目组给的礼品也准备离开了。

“我靠!不知不觉两个小时过去了!节目真的结束了!”

“居然没揭露真相!搞什么鬼?”

“这是让我们晚上无法睡觉的节奏?”

“难怪让徐继超出来宣布,汪胖子是怕我们砸他家玻璃吧?”

“徐继超你别玩下一期的梗,我找人拿刀子捅了你!”

“不,用手术刀把他活剖了!”

“以前确实是玩下一期的梗,但这次不一样,两个小时的节目时间真的到了,这次是不会再继续播了。”

“气死我了!这样玩的话,以后我再也不看《真相》了!”

友们各种骂。

“大家别抓狂,也别骂我,节目时间确实是到了,我们也没办法不是?等一下……太好了!向大家宣布一个好消息!刚才导演组请示了领导,也就是邶浒广电新任汪局长,汪局长说特批这期《真相》延长半小时的播出时间!汪老师当了领导就是不一样啊!节目时长临时调整都没问题!我们的节目一向是很有节操的,真相绝不留到下一期,让所有观众在看完节目后能安心睡觉是我们应尽的职责。”徐继超又走回来出现在了电视屏幕里。

“这还差不多!”

“赶紧续播,别废话了,半小时时间被废话过去又完了!”

“萌迪妹子不会真的被活剖了吧?”

“对啊!这么好的妹子,就这么被活剖了太可惜了!就算要活剖,也应该我来啊!”

“楼上真没节操!”

“喜欢《真相》节目的人有什么节操可言?”

……

电视画面切回到了地下实验室的现场。

眼看着周峰手中的手术刀要再度落到自己身体上,张萌迪拼命挣扎了起来,让她没想到的是,她居然挣脱了捆绑住她的绳索,猛然坐起了身来。

周峰发现张萌迪挣脱,连忙凑了过来想要重新捆住她,张萌迪伸手掐向了周峰的脖子,掐住之后死不松手。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张萌迪一边使劲一边大声叫嚷着,她一瞬间爆发出的力量很是惊人,周峰无法挣脱,眼睛都暴突了起来。

就在这时候,一双有力的大手拉住了张萌迪的两只手腕,强行把她的手从周峰的脖子那里拿开了,张萌迪刚才用力过猛,现在很有些脱力,而这双大手力量很足,让她根本无法再掐住周峰了。

“咳!咳!咳!萌迪你怎么了?”小丽无比惊恐的声音,她捂着自己的脖子使劲喘着气,很显然刚才张萌迪掐的不是周峰的脖子,而是她的脖子!

把张萌迪两只手强行拿开的则是周峰。

“我要杀了你!”张萌迪看到周峰之后神情变得无比惊恐,虽然口中大声叫嚷着,整个身体却是吓得颤抖不止。

“没事了没事了,你刚才只是做了个恶梦……”周峰连声安慰着张萌迪。

“你刚才是在做梦,我不是让你睡着了让我外婆给你托梦的吗?记不起来了?”小丽也过来向张萌迪提醒了几句。

“我在做梦?我现在是在哪儿?”张萌迪彻底糊涂了,她害怕得厉害,整个人蜷缩在了一起,身体不停地颤抖着。

“你和我们在一起呢!我一直在床边守着你,刚才你眼球转动很厉害,我估摸着你应该是在做恶梦,没想到你直接起身把我掐住了,好大的力气!差点儿把我掐死了!”小丽惊魂未定地补了几句。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在做梦……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醒过来了……”张萌迪身体继续颤抖着。

“对不起,我也没想到会把你吓成这样……就是……我外婆有没有托梦给你,说她的死因?”小丽向张萌迪问了起来。

张萌迪突然看向了小丽的身后,然后再次大声尖叫了起来,她的神情无比疯狂,显然是见到了极为恐怖的东西。

为什么会形成血栓
宝宝健脾胃的药
嗳气不消化吃四磨汤
孩子不爱吃饭吃什么食物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