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十界主宰第430章生死印成

2020-01-23 07:57: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十界主宰 第430章 生死印成

“不要!”

如此场面,牛德胜彻底疯狂,他根本顾不得自己周身伤势,轰然跃起,带着一道血气,好似瞬移一般,闪身到了鲁直面前,一手抓在了那匕首之上。

这匕首虽然不是什么厉害的玄器,但是也不是一般之物。牛德胜空手抓住,锋刃直接划过血肉,嵌入掌骨之中。

“滴答!滴答”

深红鲜血,滴落在地。就在少年眼前,他早就惊呆,整个人脑袋昏沉一片。如今见得自己父亲舍身为自己挡住匕首,才惊醒过来,小声缀泣。

“哼!果然是护子情深啊!你有这等手段,本该明哲保身,却偏偏要自己跳出来,真是不知死活。你父子阴阳路上,慢慢后悔去吧!”

鲁直冷哼一声,一阵阴狠,手中匕首猛然一抽,几乎要将牛德胜手掌割断!

于此同时,他十来个同伴,似乎得到了什么讯号,齐齐取出匕首,欺身而上,挥刺而下。

“嗤嗤嗤!”

眨眼间,十数记匕首,齐根没入牛德胜身体。他原本只是个瘦弱汉子,有几只匕首直接刺穿他的身体,血箭****,喷得少年一头一脸。

“噗!”

牛德胜吐出了一口血,不是之前的污血,而是鲜润的赤红之血。这简直有些古怪,似乎那毒丹药性,已经消失了一般。

“咳咳……”

他费尽力气,咳嗽了两声,看着眼前的孩子,却是笑了起来,

“娃儿,日后擦亮你的眼。有些人,冠冕堂皇,话似乎好听。但是另有祸心,可千万不能再轻信了!”

此等时刻,他有的只是叮嘱,似乎眼下这一幕并未发生。一切的一切,还只停留在刚才。

“去死吧!”

鲁直根本不想听他废话,对方坏了自己的好事,百死也难消他心头怒气。

那匕首再次挥击而下,这一次,无可抵挡!

身中十数刀的牛德胜,别说只是武王,哪怕就是武尊强者,也承受不得!

有人已经情不自禁闭上了眼睛,不想见到惨烈的这一幕发生。

龙社众人,神情激愤,已然有人蓄积气力,准备为牛德胜讨回公道。

然而就在此时,几乎算是旁观的叶飞,终于动手了。他轻轻抬脚,踏出一步,居然一下子就到了牛德胜身边。

这不是速度,而是瞬移,空间瞬移。武帝强者,才能拥有的神通。

叶飞当然没有这等实力,不过虚空堡垒之内,六阶玄器之威,他足以施展出这等手段。

“你说要为我卖命,现在才刚刚开始!好好把握机会,日后说不得,你娃儿的安危,就不用托付于他人了!”

叶飞平静的言语,若天降陨石,轰砸在众人耳边。

只见他轻轻一挥手,对着牛德胜后辈点了几下。那十数记匕首,却是嗡鸣一声,倒拔而出,轰射而回。

“砰砰砰!”

鲁直的十数个同伙,被匕首后端撞飞了数丈,跌落在地上。

这一幕只是一个瞬间,众人看得清楚。鲁直的匕首,才刚刚刺到牛德胜肩头!

“啪”

叶飞一掌轻拍,隔着那少年的身体,直接作用在鲁直身上。对方原本是挟持这孩子的,此刻被巧妙劲力推开。

“随我来吧!这里就让你父亲亲自收尾,也算是给大家好好上一课!”

少年并未反应过来,赫然发觉自己脱离了鲁直的掌控,随后居然到了十数丈之外,而原本他一直憎恨的叶飞,就在他身边。

鲁直匕首带偏了几分,只划破牛德胜肩头的一点皮肉。这比起周身十数个血洞来说,简直就是挠痒痒!

“啊!”

牛德胜仰天大叫,双臂一震,上半身衣衫直接被撕裂而开。那十数个大洞,因为没了匕首,鲜血汩汩流淌。

整个人化作一个血人,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气力却是没有衰减,反而有一丝膨胀之感。

也许是仇怨所激,反正他此刻没心思理会这些。

“你们,都得死!”

一声凄厉之言,牛德胜身形化作一道虚影,居然没有对鲁直下手,而是冲着他的十数个同伴而去。

“咔擦”,“砰砰”,其间还夹带着痛苦惨叫声。虚影连换十数个方位,鲁直的十来个同伴,却是都陷入一汪血泊之中,气息萎靡,离死也不远了。

众人眼见这一幕,彻底惊呆。一个个难以置信,牛德胜确实是后期武王,但是也不该有这等力量。身中那么重的伤势,别说和人动手,光是此刻流出来的鲜血,就足以掏空对方的生机,怎么可能还有这等力量?

“是那丹药!一定是那五品玄药,否则难以解释!”

似乎没有其他缘由,众人只能如此想法。不过之前看着那丹炉,是一脸贪婪和渴望。此刻却是彻底清醒了,再没有妄想。

龙社救下众人,有大恩。如之前那般所谓讨要丹药,实在是厚颜无耻。刚才是为人所激,如今看清楚了鲁直一帮人的面目,大部分人已然幡然悔悟!

“是那丹药?我居然输给了一粒丹药?”

几个呼吸功夫,自己同伴惨死血泊,他已经没了抵挡之心。脚步跌跄,缓缓后退。

“你不是死在丹药之下,你是死在自己的阴谋算计之下。我等蒙飞少援救,未必就要感恩戴德,但绝不能泯灭良心。我们众人皆是如此,偏偏你这十来人,挑衅滋事,我看你们是另有来历吧!”

牛德胜冷喝一声,此等时刻,居然忍住报仇的冲动,开始质问起对方来。

“哼哼!哈哈,可笑。我就算不是你对手,但你如此伤势,也活不了多久了。”

鲁直一阵警觉,此等时刻,却是大笑起来。对方说到自己的来历,他似乎有了一丝底气。

“哼哼!你们这些可怜虫,或许以为叶飞护得了你们。我实话告诉你们,如你等这般小宗门小世家的后辈,乃是龙象四宗清洗的对象。而叶飞,也早就被我们盯上了,这不过就是一个圈套!”

此言一落,他猖狂大笑。尽管已经穷途末路,但是在场其他人,还是听出了一些东西,面色都是有些难看起来。

他们之所以会落难至此,就是因为有其他大势力联合围捕。如今听闻鲁直言语,似乎有些恍然,但是更多的费解和愤怒!

在这一点上,牛德胜最有发言权。他本事君子堂附庸,之前就曾经觉察出一些异样。所以才会“卖命”于叶飞,不惜吞下毒丹,只求对方一个护佑他儿子的承诺!

“这等时刻,你居然还是如此嚣张!也罢!我就把刚才你的侮辱,以及愚弄,尽数还给你!”

他厉喝一声,周身汩汩流淌的鲜血,此刻还未停缓。也不知怎么回事,周身气力也没有多少衰减。除了模样不好看之外,状态好得出奇。

他一个闪身,一下子到了鲁直面前,一把夺过对方手中匕首,旋即插下三刀六洞。

汩汩鲜血,浸润了鲁直衣衫,他刚刚感受到痛苦,脚下却是一个趔趄,一下子跪倒在地。

牛德胜从他身后出现,两道寒光,这时候才自鲁直足部消散。

“啊――”

“我的腿,我的腿啊!”

鲁直一声惨叫,这才发觉,自己已经被挑断了脚筋。哪怕他今日逃离这里,日后也只能是一个废人了。

然而,牛德胜却是未曾停下。手中匕首几番闪动,又将鲁直手筋挑断,随后在对方身上又扎了不知道多少个洞。

一副森冷的场景在虚空堡垒内发生,牛德胜化身为一个冷血恶魔,尽管鲁直是咎由自取,但是仍然让全场的人心神发寒。

然而对于这一幕,叶飞却是一脸微笑,似乎很开心,很高兴似的。

他从不是残忍嗜杀之辈,向来有宽厚之心。鲁直等人虽然卑鄙,但是在叶飞眼里,应该只是跳梁小丑,根本不足挂齿才是!

“飞少,我看差不多了,将他们扔出虚空堡垒!”

周木看不下去这一幕了,直接对着叶飞建议道。

然而叶飞却是未曾看他一眼,甚至似乎根本就没有考虑,直接摇头道:“等等!好戏就要开始了,我得好好看看,那粒丹丸,到底有没有我想象中的那般神奇!”

这番言语刚落,牛德胜虐杀鲁直也到了尾声。他一把割下对方的头颅,随手抛到一边,整个人憋着的一股气,终于完美地发泄出来。

似乎是骤然放松,他身形略微有那么一丝晃荡,看在别人眼里,只以为对方终于撑不住了。毕竟那么重的伤势,一直未曾得到救援,早就应该不支才是。

然而就在此时,瘦弱中年人神色一滞,眉宇间不知怎么回事,多了一丝兴奋。

“我这是……”

他低头看着自己周身,才发觉那匕首捅出的血洞,仍有鲜血流淌而出。按道理,他应该已经油尽灯枯,奄奄一息才是!

脑海中是这等想法,但是在他的感知当中,自己全然没有半分问题。而且不止怎么回事,周身经脉穴窍,隐隐有鼓胀之感,似乎已经到了突破的边缘。

“轰然”一声,他就地盘坐,旋即旁若无人,闭目凝神,开始运转起功法来。

元力激荡,他周身萦绕出黑绿二色玄光。原本汩汩流淌的血洞,此刻却是一瞬间停滞。旋即,周身血水,逆流而上,居然重新钻入了血洞之中。

四周地面,他之前洒落的血迹,此刻也是蒸腾而起,化成一道血雾,没入身体上的血洞之中。

“咔咔咔”

一道道爆响声,从他体内深处响起。轰鸣震荡,宛若惊雷。

渐渐地,黑绿二色玄光越加浓郁,冲着牛德胜周身血洞堵去,渐渐凝成一道道古怪印迹。

对,不是伤痕,而是印迹!

如此一幕,简直让人骇然无比。众人瞠目结舌,根本弄不清楚眼下状况!

猫熊脸乌白,此刻钻出人群,走到牛德胜身边,绕着对方钻了两圈,旋即倒吸一口凉气,道:“这是那****‘走火入魔’,体内钻出的黑绿玄光?生死二道,居然被你凝成印符,这怎么可能?”

“我两日并非是走火入魔,而是以一种特殊的方法,凝炼提升生死道意,这便是成果!”

“历经身死之后,可堪造化!日后,就叫它生死符吧!”

此言刚落,牛德胜周身元力激荡,丹田内赫然钻出一股涡旋,吞噬这片天地的元气。

他,历经生死,居然突破了!

舟山医院怎么样
北京丰益肛肠医院怎样
贵州看癫痫病专科医院
蚌埠比较好的男科医院
银川白癜风医院排行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