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黑暗血时代第六百六十章我若想杀也就杀了

2020-01-24 18:25: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黑暗血时代 第六百六十章 我若想杀也就杀了

以力对力,是楚云升为避免消耗不过多本体元气而制定的节约打法,以战刀的锋利与坚韧程度,配合上楚云升二元天的境界,强力切开一只原始形态的赤甲虫完全可以做到。

一元天的时候,没有剑气,没有战甲,实际上也是这种打法,为此他还总结除了杀虫三剑式,每一式都是以力对力的硬碰硬打法,现如今早已练得滚瓜烂熟,对虫子的结构也了如指掌,在别人眼里看起来不可思议,在楚云升这里并不存在。

一刀劈开一只赤甲虫,震住了后面追来的觉醒人小队,也震住了王一见与楼上的赵宝柱。

突然冒出这么一个高手来,实在是双方都始料未及的,任何人面对那只切开赤甲虫甲壳如同西瓜一般的寒纹战刀,都一阵阵头皮发麻,谁的脑袋比甲壳还能坚固?

赵宝柱眼珠子一转,隔空喊道:“这位大兄弟身手非凡,哥们佩服得很,不知道是那个部门的高手?我是幽灵教主座下……”

说到这里他突然哑火了,因为楚云升压根就没听,犹如猛虎一般越过王一见等人人头,纵入正竭力死战的虫群。

从没有人见过如此的打法,更没人见过如此迅速的杀戮,即便是幽灵教主或者军方的金刚兽前来,也未必能够做到。

稍次一点的人,目光都来不及看清战群中刀光的轨迹,除了一片刀光,还是一片刀光,跟着就是飞溅出来的赤甲虫尸体,血肉模糊。不得不退开到三十米开外。

杀戮的速度是加速的。每死一只,速度便更快,但也有人看明白了原因,原来楚云升只杀一方的虫子,而对另一方,那些有黑脊线的赤甲虫视而不见,他几乎都不用防护,两边自有黑脊赤甲虫死死替他挡住任何攻击,因此。随着时间推逝,被杀的一方越来越少,黑脊一方越来越多,形势便更加的一边倒。

等到杀戮声渐止,楼道门口除了六只带伤的黑脊赤甲虫,便是一地的尸体,浓稠的黏液像是在地面上铺了一层沥青,踩在上面就是一个深深的脚印。

如此一来。--后面追来的觉醒人小队更加震惊。以至于他们来的目的都暂时忘了,谁也不敢乱动,只期盼着这位阎王爷赶紧杀完走人。

赵宝柱意识到不妙了,他似乎觉得眼前这个人很熟悉,一定在什么地方见过,但一时却想不起来了,当他将目光从楚云升身上转移到手臂中勒住的女孩时,突然哎呀一声。一拍脑袋,终于知道这人是谁了。

“操,原来是他,难怪那些小**喊他傻子!没想他现在厉害最快文字更新shuilou无弹窗无广告到这种程度,真***是老子克星!”

赵宝柱见事不对,也顾不上通知来支援他的觉醒人小队,转身就想遛了。先前还有赤甲虫堵在门口,现在等这位阎王爷冲上来,那里还能有命在?

招呼房间里面几个同党,准备从后窗跳楼闪人,此时却听到楼下一阵惊呼!

赵宝柱仍不住探头望了一眼,顿时惊得魂飞魄散!

只见这位阎王爷不知啥时候穿上一身冰寒透骨的战甲,身披一件飘飘如火云般的斗篷,踩着空气,对,绝对是空气,扶摇直上,手中的战刀更是骇然,只在空中斜劈,便有三道火芒刀光急速飞窜上来,呼吸之间,铝合金窗户连同周围的墙壁被切为一堆碎片,飞落向地面。

如果仅是这样也就罢了,不过只是一个人,谁能想,那六只带伤的黑脊赤甲虫竟然不顾伤势,摆出一副“忠心护主”的架势,一边三只,顺着墙壁蹭蹭蹭地往上飞爬!

此时,他哪里还敢跑?

赵宝柱见过世面,脑袋很清晰,以这尊阎王的速度,自己根本就跑不掉,与其被追上,还不如下去与兄弟们汇合,仗着人多势众,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至于求饶,他径直掠过了,能眼都不眨一下就将七八只赤甲虫屠戮一空的人,能是个心地善良之辈么?再者说,大学城小树林的那次,在他心里也有过阴影。

所谓一家欢喜一家愁,赵宝柱这边愁云惨淡,王一见那边却是喜上眉梢,惊喜万分。

前一刻,他还在惊心楚云升会不会被赤甲虫杀了?这一刻,他竟担心楚云升会不会那么简单就把赵宝柱这个王八蛋痛快的宰了,那就太便宜他了。

但若是让王一见知道赵宝柱此刻竟希望楚云升是个善良之辈,只怕当场能吐血,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各人飞转着心思的时候,赵宝柱终于等不住了,楚云升冲上来,他便完了,于是当机立断,对同伴呼喊一声,勒着女孩的脖子便往地面上强跳。

为避免两个人的重量会加大与地面的冲击力,更为了阻挡楚云升对他的袭击,刚刚跃出窗口,他便将怀中的女孩推砸向楚云升,然后借助反作用力,再向远处荡开,朝着前来援助他的觉醒人小队方向落去。

令他郁闷的是,同屋的几个同党也不比他笨多少,知道王一见等人的最大目标是他,若是跟着跳出窗口难免会成为阻挡楚云升的炮灰,这几人脑袋瓜一转,索性按照原计划,从后面窗户跳楼跑了。

他们不来找楚云升的麻烦,楚云升也没工夫去追杀他们,脚蹬在墙壁上,反弹出去,伸手接过面色苍白的女孩,凌空一连踩出十几个波纹水镜,才将两个人的重力堪堪抵消掉,飞落在王一见等人面前。

但他没有出刀,虽然在空中他完全有把握以刀光追上赵宝柱,却始终没有这么做。

“傻子?真的是你!”王一见略显得有些激动,表情说不出的惊讶。

“你女朋友交给你了。”楚云升将手中的女孩交给王一见,简洁地说道,根据他的了解,王一见这个懒人能这么拼命救一个女孩,十有**应当是他的女朋友。

“呃。这个。这个——”

王一见搓着手,想说什么,被楚云升扬手打断,指着觉醒人小队道:“等会再说,我先找他聊聊。”

赵宝柱正准备开溜,听见楚云升这么一说,顿时又是一个激灵,知道是跑不掉了,倒也血性。走出人群道:“这位大兄弟,我们好像无冤无仇吧,现在人也还给你们了,难道还要杀掉我不成?如果是这样,虽然我不如你,但有诸位兄弟在,也不怕和你拼一拼!我们幽灵神教的人也不是好惹的!”

他一口气先说了软话,在仗着人多。最后抬出幽灵神教的牌子。料想楚云升即便有心为王一见出气,最多也只是打伤自己,应当不会杀人。

却不料,楚云升淡淡道:“即便是你们那个什么破教的教主,我若想杀也就杀了。”

赵宝柱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如此不将教主放在眼里,即使是觉醒人部队的那个刺头,也只敢冷嘲热讽教主,杀掉教主这样话的。从来都没把握说过。

不仅是他,周围的觉醒人小队也是一片愕然,心道这家伙不是疯了吧,敢挑战教主?就连王一见听到楚云升直叱“破教教主”,也不由得地心中一慌,生出一股后怕,暗地里使劲地给楚云升使眼色。

楚云升收起战刀与战甲。道:“你若不信没关系,等会我还要你带路去见你们的教主。”

此言一出,赵宝柱一方齐齐往后一退,有几个人已经准备回去报信了。

不过楚云升虽然厉害,但仅凭他一个人想单挑整个幽灵神教,他们还是不相信的,赵宝柱凶狠的眼神一闪,抓住了机会道:“兄弟们,看来这人摆明了是和我们神教作对,大家不要怕,我们一起上,未必打他不过!”

那觉醒人小队众人心中顿时大怒,原来只是赵宝柱一个人的事情,这混蛋转眼间就把他们全都牵连进来,如果大家打过一场也就罢了,问题是从头到尾,他们压根就没和这位阎王动过一根手指头,你赵宝柱惹下的事,凭什么要我们提着人头去拼那柄寒纹战刀?

楚云升一步步走上前,冷冷道:“我要杀你,他们一个都不会死,你信不信?”

他这是摆明了车马炮,这句话的杀伤力比威胁将他们全部杀死还要大,只有实力到了很高的程度,才能有信心说一只杀一人而不伤及其他任何一个人。

当然楚云升并不是对这些人有什么好感,他只是想问些事情。

觉醒人小队的领头人这时候急忙站出来道:“这位大兄弟,我们来之前不知情况,既然您是高手中的高手,我们也有自知之明,不是不为兄弟拼命,实在是拼了也是白拼,赵宝柱我们交给你,你和他单挑,我们绝无二话。”

赵宝柱脸色顿时一片死灰,知道没人能保住他了,索性把心一横,准备和楚云升决一死战。

楚云升挥了挥手道:“他还不够资格和我单挑。赵宝柱,我看你也是个聪明人,我到现在也不动手,你明白什么意思吗?”

赵宝柱眼神一动,试着说道:“凭你的实力,我的确已经死很多次了,这个我明白,所以我想你不会杀我,但这话我不能说,说了,说不定你反而要杀我。”

楚云升笑了笑道:“若是放在以前,我一刀也就把你杀了,没心思和你啰嗦,现在却不同,我反不想杀你,你还用点用处。”

赵宝柱眼睛一亮,但随即很郁闷地说道:“命在你手,你怎么说就怎么办吧。”

王一见见事不对,赶紧插嘴提醒道:“傻——呃,楚大哥,楚哥,这家伙不折不扣就是大人渣,这些天来都不知道干了多少坏事,人神共愤,千万不能这样就饶了他,只要他躲过今天,背后肯定还会阴你,狗概不了吃屎的。”

赵宝柱此刻把王一见恨到了骨头里,眼见出现了一丝转机,这小兔崽子好死不活地跳出来,是要置他于死地啊!

他心脏怦怦直跳,楚云升接下来的话,可能直接将决定他的生死。

楚云升过了片刻,直到赵宝柱快熬不住的时候,才缓缓说道:“一见,我和很多人打过交道,有些人坏,就写在脸上,一看便知,所以我不怕,而有些人坏,却隐藏在心里,最是可怕,还有第三种人,他们长着大众的脸,像你我一样都是普通人,你不会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坏什么时候好,因为他自己都不知道。

赵宝柱就是第一种人,他坏,就写脸上,是个人一看就知道,连他的那些同伴都知道,这样的人,对我来说并不可怕。”

王一见若有所思,便不再说话,不管如何,能杀掉赵宝柱的是楚云升,不是他们,劝一劝,提醒一下,是出自于好心,怕楚云升上当,却是不能僭越做主的,这个分寸是要把握好的,要不然会招人讨厌的。

其他人也不知道楚云升为什么不杀赵宝柱,只是觉得可惜,这么一个祸害人渣,一刀杀了只有人叫好,绝对没有人同情半分。

只有楚云升知道自己为什么不杀,他向赵宝柱挥了挥手,道:“你跟我走,带我去见你们的教主。”

说完又回头对王一见说道:“你替我联系觉醒人部队的余小海,让他尽快来这里等我,我去去就来。”

赵宝柱眼神纳闷,若是见教主大人的话,用不着非得他啊,等到了楚云升的车上,他才知道了真正的原因——

“我问你几件事,你要照实回答,如果敢瞎说或者蒙我,你知道后果的。”

“您放心,您尽管问,我要是有一句瞎话,你直接灭了我!”

“你倒挺干脆,这头一件事,很简单,你是不是可以控制那些虫子?或者有与它们可以产生某种沟通的能力?”

rt

萧山第六人民医院
北京丰益肛肠医院张燕生
NK免疫北联NK免疫细胞联系
肇庆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陕西白癜风治疗需花多少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