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神帝逆 第五十章-将战

2019-10-12 20:01:0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帝逆 第五十章:将战

;.-tentp*{font-style:normal;fo:100;text-decoration:none;li:i;}.-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筹备了足足半月的执法者竞选,总算是在一场零星细雨中,敲锣打鼓的举办了起来。其场面宏大,堪比当初的喜迎新年。

为了这一天的到来,瀚海民众可谓是翘首以盼。

执法者,在瀚海城内口碑极好,内管七家,外治豪强,执法向来公平公正。自三百年前第一批执法者整顿瀚海,踏足边疆,到如今这一批执法者。细细算来,已有近半百的批次。

执法者竞选,已成了瀚海一城的某种节日,早已深入人心。

不同于瀚海民众的高昂情绪,瀚海七家看着外面张灯结彩的模样,均是暗地中舒了口气。

这半月来,对于外面民众而言,仅是眨眼之间的事。但对于七家而言,其中的风云诡谲,实难为外人所道。

林媚半月前的意外参战,仅仅只是引起这一切的开端。如同一滴细雨,落入湖水,看似宁静祥和,但其内在的涟漪波纹,却是牵连甚广,影响颇大,次第散开。

最先受到影响的,便是拍卖行。

林媚参战,自入名册起,便不得更改。这是规矩,纵然是势力庞大如七家,也不得擅自更改。

所幸,执法者竞选之时,以不得危及生命为限,允许运用各种手段。

所以林家为确保林媚竞选之时不受伤害,更是费尽心思。恰巧拍卖行偶得一件极为贵重的贴身软甲,避火克水,是一件难得的宝物。

因此,林战代表林家,亲自参与拍卖,意在购得宝甲,送与林媚。

不料,偶起心思前来拍卖行的龙月,亦是意外看中了这件软甲。

林战、龙月,本就是性子暴烈,做事不计后果之人。二人为争一件软甲,便可以想象到最后的场面了。

两位互相抬价争执,最后更是一个拔剑在手,一个持锤怒吼,在拍卖场中,直接打了一架,毁坏名贵物品无数,更是彻底惹怒了拍卖场主。

事后,暴怒如雷的拍卖场主,却极为奇怪的将那件软甲送给了林战,且不温不火的敲打了挑事的龙月,算是将这件小事勉强揭过。

但龙月与林战的仇,算是又结下了。

但以龙月的脾气,想来这股无名怒火,必然在执法者竞选之时烧到林媚或者林天惊的头上。

晚了一步没能阻止林媚,自身报名参战的林天惊,对着林战无奈一笑。

恨就恨上吧,反正自己与龙月的仇,迟早要清算。

自房中出来后,林天惊依然是执剑练剑,但明眼之人都看得出来,这小子,少了几分当初练剑时的动力,精气神仿佛抽干了一般,时常走神,练剑也是心不在焉。

林雷天看着他,随后叹气走了。

林俊曾远远看过,最后也是摇着头,喃喃自语:“出了房,却丢了心。情之一字,果然是最难写啊!”

而将此次执法者前三甲视作囊中之物的龙家,对于拍卖场主处理事件有失偏颇,也是意见颇大,极为恼火,却不敢明着与拍卖场主申诉不满,只得在与冥、云、天几家的秘密商议中破口大骂。

……

连家长子连清平,不知为何,性情温和的他,竟然于瀚海城中放言,说敢伤林媚者,必先要通过他手中“蒹葭”。

这等言语,无疑是向林媚表明心迹,惹得林媚痴痴笑了一天。

此言一出,瀚海城内数千佳人俱是哭泣,不少女子皆是红着眼睛,捂着心口,痴痴的念叨:“怎么会这样……”

一时间,许多悲情诗句漫天飞舞,飞入连家,让连清平烦不甚烦。

“几许青丝,回首落暮已成雪。”

“有缘相遇,无缘相聚,天涯海角,但愿相忆。有幸相知,无幸相守,苍海明月,天长地久。”

“酒入愁肠一生惆怅情多少纵横吟啸思恋相萦绕。”

“盘绕千百回;思绪缠伤,萦系一曲流伤。”

更有甚者,有女子将诗写在纸上,折成纸鸢,丢入连家。

连清平看着手边的两首诗,叹了一口气,无奈摇头。

《情殇别离》

都道是,花落情殇随风散。剪不断人间烦恼胜无数。抛者,红豆;泣者,血泪。叹尽情殇,劳燕分飞相离愁。

情难填,叶枯心痴系雨落。理还乱世间情爱两相知。伤者,我心;绝者,你意。别离难诉,望眼欲穿青鸟归。

……

《莫红尘》

千愁醉梦死,醒觉何言痛。尘缘既已尽,莫问红尘事。

明镜若无缘,为何情依在。长叹油灯尽,不见来时路。

连清平在感叹的同时,也不免有些唏嘘赞叹:谁说女子只擅长女工的?若是逼急了,竟然也能写出这些好诗。

连清平偷偷留了个心眼,择了几首较好的诗词,打算以后抄送给林媚。

……

最为低调的冥家,自连清平放言以后,冥月便是哭闹不停,原本宁静的后院,天天被搅的鸡犬不宁,一时间成了瀚海百姓的趣谈。

在这种情况下,便极少有人注意到,冥家私下购买不少朱砂符篆。对外只是宣称用于祭祀,告慰之前异族袭杀中原本执法者竞选者的在天之灵。

但其真正意图,却是不得而知。

……

天家少了天霸羽主持全局,只有天项一人,难免做事有些青涩。拍卖场大闹一事,天项授意下人帮助龙月,共同挤兑林战,已经引起了天家内部诸多不满。毕竟连清平那般放言,其心意已经极为清晰透明。对付林家,便是招惹榜首连家。

天家此时没了下辖执法者的权力,天霸羽又放手不管,天项如此胡闹,甚是不智。

有人偷偷向天家老祖天涌告了状。作为天霸羽之父的天涌,本意是归老插手不管,但见天项如此行事,重新出山,呵斥了天项一顿。

……

因为林媚一人引发的波澜涟漪,的确是影响甚广。

如今,随着执法者竞选的正式开始,明面、暗面的各种动作,均是就此收手,极为“和谐”的站在了一起,共同迎接竞选。

但所有人心知肚明,这场执法者竞选之战

,才只是刚刚开始。

将战。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阅读最新内容。当前用户id:,当前用户名:

...

黄冈治疗睾丸炎方法
七台河治疗白斑病费用
扬州治疗牛皮癣费用
黄冈治疗睾丸炎费用
七台河治疗白斑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