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蔡岳勋演反派秘诀摧毁人格拿掉幸福

2019-10-09 19:57: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蔡岳勋演反派秘诀:摧毁人格 拿掉幸福,

何小沁:《痞子英雄2》有很多美国超级英雄电影的常见元素,一个虚构的城市,有大反派,有超级武器,还有打不死的英雄……你平时爱看好莱坞大片吗?

蔡岳勋:我很喜欢看美国商业电影,从很小看到现在。好莱坞电影并不应刻意地叫它好莱坞电影,而是说好莱坞电影找到了非常有观影魅力的格式。它知道用什么方法说故事让观众会极端有兴趣,说什么样的故事都可以感同身受,用什么样的节奏让观众保持热度。就像莎士比亚的戏剧理论,不能说那个叫做莎士比亚论,他就是提出了一个戏剧理论。我们从中找到这些方法跟技术,用东方人自己的惯性去诠释。可能一开始还不是那么熟练,但是久而久之会慢慢有自己的风格。

何小沁:人物关系上是比较经典的港匪设置,但是背景又是架空的。为什么要虚拟出一座“海港城”?

蔡岳勋:我在一开始在创造《痞子英雄》世界观的时候就希望把它架空,就是让它出现在一个不存在的,但是是真实的世界里面。因为我讲了很多的警察和军方,就算是设定在台湾也可能出现蛮复杂的问题,而且观众会产生一些现实性质疑。就像当年我在拍《流星花园》的时候,我也是虚拟了一个世界,你慢慢接受了那样一个学校,那样的四大家族,那样的帅哥。我觉得电影就是电影,单纯化反而来的隆鼻修课鼻子美学标轻松,也有娱乐价值。

何小沁:这次的特效呢,又砸了一大笔钱?

蔡岳勋:光是特效本身就用了一亿台币,但是我觉得这是很必要也很重要的一件事情。华语电影现在需要的是一个工业革命,因为我们其实拥有一个非常大的市场能量,而且我们其实有非常多很好的创作题材,最简单的例子就是说,如果我们具有强大的工业技术能力,我们有国际创作的思维跟视野,其实《封神演义》就是一部《指环王》。我们不应该排斥或害怕好莱坞进来,我们反而应该做好准备,利用他们的加入加速我们的工业革命跟产业的建制。那这样我们才有可能真正掌握住属于华人自己的、全亚洲的影视产业市场。

何小沁:所以你一直在努力调用亚洲各个国家的电影资源。

蔡岳勋:对,因为我觉得我们一定有很多不熟悉的东西,或者是希望知道更多不同国家的人怎么样去操作。所以其实我们这一次用了日本的美术,法国的特效,泰国的配乐,美国的动作跟飞车特技,再加上澳洲的服装造型,香港的枪械爆破。我不是请他们来拍戏而已,他们来了之后我都会成立一个二组,比如特效二组,动作二组,然后跟在他们身边一起工作,因为那样才有可能把他们的技术和思维留在这个土地上头。现在这个时期非常重要,这三五年是很大的关键,我们如果做好了准备,未来的发展就会在我们的掌握之中。

何小沁:感觉你思维一直很超前,《流星花园》掀起一股旋风,你不拍续集去拍《名扬四海》,现在又拍这样的商业片,你是从什么判断出时代趋势或潮流的呢?还是说你一直追求改变,尝试不同的东西?

蔡岳勋:这两件事情其实都存在,我们必须要把自己的创作事业拉到一个全亚洲的高度,才有办法让我们的想象力跟创作突破所有的界限。至于挑战这件事情,我觉得必须要把自己放置在一个不安全的地方,你如果在一个很安逸、很舒适、很熟悉的状态之下,你的创作是会有限制的。

《痞子2》导演蔡岳勋

欣赏赵又廷婚后变成熟 亲自挑战毁灭型大反派

“必须把人格都催毁,把幸福都拿掉”

何小沁:你跟赵又廷之间应该也很熟了,觉得他这几年有成长和变化吗?

蔡岳勋:我觉得他真的变成了一个成熟的男人,尤其这一两年来,变化非常明显,从电视版的青涩男生到现在的成熟男人,而且表演也非常有层次和细节了。随着他的成熟,吴英雄也跟着变成很有人性的状态,他开始会恐惧,他会掉眼泪,他会面临到挫折的时候会失去信仰。而且他现在的成熟男人味让吴英雄变得更有魅力。

何小沁:这种成熟跟他结婚了有关系吗?

蔡岳勋:有可能吧,他的某种生命圆融跟厚度开始改变了。其实他们很多事情我一直都不知道,直到后来,我常常是从你们的报道上面才发现。我跟马克(赵又廷)说你要让我知道一下,往往是这样。他是一个非常专业的演员,不太会让他的私生活影响到他的工作状态,而且他不喜欢,我们都会尽量让这些事情不干扰工作。

何小沁:听说也考虑过让黄晓明担任男二号?

蔡岳勋:黄晓明跟黄渤是不同时代的事,黄渤是我们在第一期选的搭档的痞子,但是第一部之后黄老师陷入一个极端忙碌的时期,他跟我们说,他已经累到一种没有办法再工作的状态。我跟马克两个人都觉得我们是朋友,不能只考虑工作,虽然剧本已经写好了,就开始改剧本,还是保留他的存在的角色,但是减少他的工作量。然后我们创造了一个新的搭档,需要找另外一个警察,高智商但是人格很奇特的这样一个刑警,形成双刑警的概念。我们当然也考虑过黄先生是不是有可能,在我们剧本修改阶段是有过这样子的考虑。

何小沁:赵又廷和林更新以前搭档过,他们应该已经磨合得很好了。

蔡岳勋:赵又廷跟我说他上一次合作徐克导演的戏时有开封白癜风里治疗一个搭档,我要不要看一看?就说好啊。台湾最知道林更新的就是《步步惊心》十四爷,我没看这个戏,就特别约了他们在北京碰面。我看他们两个坐在包厢里面聊天,真的太有趣了,因为两个人会用各式各样的方式在斗嘴,可以斗一晚上!然后两个男生都这么漂亮,摆在一块儿我觉得光是看就舒服。所以我就决定回去游说大家让我用林更新。

何小沁:对,上次在戛纳赵又廷还说,他在新片里唯一的爱情就是跟小新了。

蔡岳勋:哈哈对,唯一的感情戏就是他们两个了。

何小沁:这次你在电影里自己客串了一把大反派,过瘾吗?

蔡岳勋:我一直没打算特别去宣传这件事情,你们在片头片尾都看不到我的己身上这么多年的幸福都拿掉,不然你没有办法做那样一个反派诠释。我必须为了让观众跟我的脱离更深,所以我留胡子、改造型,上戏前把嗓子弄哑,然后才能开拍。

何小沁:每次都把嗓子弄哑?怎么做?

蔡岳勋:在声带没有任何准备的状况之下,突然大吼,它会受伤。你会觉得有一点点血腥味,这就成功了。要在现场准备冰跟酸的东西,让它一直保持一个沙哑的状态。可是那也很难,因为两天之后就会进入不沙哑但也没声音的结果。所以每一次的使用大概就是两三天,后面得配音。配音时我又重新再来一次,把嗓遵守秩序帮助抑郁症治疗子全部弄坏。但是我觉得效果是好的,因为那个声音会让人产生不舒服的感觉,那个人就是要让大家觉得不舒服。

这个角色对我来讲不能说没有收获,他释放了我很多年来的一些压力。记得我在做完角色准备的第三天晚上,我一个人去街上找东西吃,我走在人群里突然觉得非常自由、非常开心。因为每个人的生命在你眼中都是没有价值的,眼前这些人都不是需要被尊重的,而且在你心里一瞬间可以摧毁所有人。我终于懂得他的感受,可是那个很危险,因为他是破坏、黑暗的。我不希望有一丝力量留在我身体里面,因为我现在是四个孩子的爸爸,有很多的正向的理想跟力量。我又觉得那个人物是有魅力的,所以我到了一个很美的高山,把蓝西英留在那儿,把那个灵魂留在那儿,希望他可以好好得到平息。

(何小沁/文 张大伟/视频 郑福德/摄影)

上一页12下一页

张掖治疗睾丸炎费用
浙江好的妇科医院
三明治疗阴道炎费用
张掖治疗睾丸炎医院
浙江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分享到: